十渡旅游度假优选
柿子Alan:十渡初次蹦极的心理变化分享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21-05-20 | 360 次浏览 | 分享到:

懒了一年多了,终于在某个周日午觉后醒来,身体似乎从一种懒洋洋的状态里复苏,觉得应该出去转转了。

组织了一帮朋友选择了十渡,在8月25日成行,26日返回,玩儿的还好,竹筏上打水仗、篝火旁唱歌、杀人游戏,还有蹦极,离开钢筋水泥的丛林,看啥都觉得舒服,空气也好,不过蚊子也多。还好,比较聪明的带了一瓶避蚊安。

算起来这次最有体验的当是蹦极了这件事情了,去十渡之前没想过要玩儿这个,去了之后阿依同学提议。让我也动了念想。

有几次出去玩儿的时候都想尝试蹦极了,但是一只没有玩儿,主要是觉得从上面到下来总共也就那么几分钟,但是需要200大元,这性价比差点儿。

不过我是那种喜欢尝试新东西的人,没玩儿过的东西老听人说就好想被人在心里挠一样,老觉得痒痒,而且似乎这还不是一个谁都敢尝试的游戏,而我心里其实有点儿瞧不起这种恐惧的。但是没玩儿过,也就不知道那种身临其境的恐惧是什么样子的,总觉得是个遗憾。这次有这个机会,不妨就了了这个心愿,体验一下也好。

还有一个想法就是看阿依一个人儿面临这样一种考验,实在是觉得她怪可怜的,应该陪陪她,她应该将来会记得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是我跟她一起跳下了悬崖,等将来她发达了,记得俺这难兄难弟就好。:D

蹦极是建设在山腰处,伸出一根长长的吊臂,山下就是一条江,蹦极的人从吊臂上的跳台跳下,下面就是江面,江面上有接应的皮筏,把跳下来的人从绳索上接应下来,送到岸边。

想要去十渡同欣农家客栈蹦极需要坐缆车上去,跟阿依一起买了票,坐缆车到了蹦极的地方,告知了一下健康情况,无非是有没有这个病那个病,还好我跟阿依都很健康,符合要求。测了一下体重,才发现居然已经80KG了,看来最近比较腐败,胖了一些。

“不小心”看到了阿依的体重,她严重的警告我不要说出去,我很奇怪的想,难道有人会对这数据感兴趣么?如果真的有人感兴趣,可以请我吃饭,

我会在喝多的了时候不小心透漏一下,我一般酒量不大,就是对菜的品质比较挑剔,^_^。

还发了一张所谓“勇敢者证书”给我们,不过就是一张纸,写上蹦极的名字,证明参加过了这个所谓勇敢的游戏,看来这商业运作的还有了
些文化气息。

跟阿依到蹦极的吊臂处,前面排了差不多7、8个人,只好等着。跟阿依说笑,看阿依拿那张证书的手似乎在发抖,我大大的取笑了她一番。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在心理打鼓呢。看来以前高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虽然明知到这个游戏基本上是安全的,但是记忆中从最高的地方向下跳,这最高的地方也就一米多点儿,可是这个蹦极有55米高,还真想象不出这一脑袋扎下去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那一瞬间脚下坚实的大地不复存在,整个人没有任何的依靠,不知道会不会晕过去?会不会喊叫?

不知道不知道,反正现在的感觉就是心跳加速,一脑袋的胡思乱想,还要好像自己很轻松的样子,一定要像个男子汉,可是男子汉也知道害怕...hoho,My God.

不过心中的一个想法就是既然是安全的,就没什么可怕的,就这样安慰着自己。

一会儿轮到我了,顺序没搞明白是怎么排的,似乎是按照体重,按照这个优势,我比较靠前,阿依要在我后面好几个。

阿依,我先走了,一会儿我在下~~面~~~等你.......

从吊臂的根部走上吊臂顶端的跳台,发现前面还有好几个人还没跳,师傅们都很专业,见我来了,看了一下写在我手上我的体重,告诉我在左边等候,原来绳子有3种颜色,对应不同的体重范围,我用的是红色的,在左边。然后师傅就开始做准备工作,让我把衣兜里的物品都塞到随身的腰包里,然后用胶带结结实实的把腰包缠到腰上,又把我的眼镜缠到我的胳膊上

我是高度近视,离开了眼镜,整个世界都模糊了,也好,看不清楚,恐高也会差一些吧。

注意到师傅们的腰上都有一根绳子跟跳台绑在一起,目的是防止人掉下去,起到保险作用吧。我问一个师父他玩儿蹦极多少次了,师傅随口答道“几百次”吧。师傅很年轻,估计跟我差不多大,不过这数字让人实在难以相信,师傅注意到我的表情,又解释到,“干了十年了”,哦...........十年几百次到是不多,估计有时候生意清淡,他们也会自己跳蹦极来招徕生意吧。

前面的人一个一个跳下去,让我想起了《追捕》中的台词:“跳下去吧,跳下去就可以融化在蓝天里,昭仓跳下去了,唐塔也跳下去了,现在,请你也跳下去吧……”

师傅给我的小腿上套上了绳索,现在,轮到我跳下去了.......,跳下去之前,跟师傅要来了麦克风,跟等候在下面的咪子、旷野等朋友打了下招呼,告诉他们下一个是我了,本来想再加上一句“我现在最遗憾的是,到现在我还没娶上媳妇呢”,想想实在是有点儿冷的笑话,作罢,呵呵。

站在跳台的边缘,脚尖慢慢的伸到边缘外一点,平伸双臂,脚下就是深渊,心都紧缩了起来,这时候是不能乱想的,放松,再放松......开玩笑,哪里放松的下来?再放松我就要转身跑回去了?当下,一要牙,身体向前倒去,身体真切的感受到了重力的作用,人向下急速的坠落,耳边的风呼呼的响着,睁着眼睛,但是什么都看不清,身体极度的紧张,突然,小腿上传来巨大的力量,我的身体向上弹去,一瞬间血液冲上头,有点儿晕,不过还好,不是很难受。耳边的风突然停止了,身体的重量似乎都消逝了,身体感受到了突如而来的宁情和放松,好安静的感觉.......接下来的几次落下、弹起,一次比一次幅度要小,身体已经完全的不紧张了,然后身体慢慢的停止了摆动,绳索慢慢的放了下来,水面小船上的接应人员,伸出一根长杆,让我抓住,然后将我接应到皮筏上,把绳子从小腿上解下来,身上的胶带都扯下来,戴上眼镜。世界恢复正常了。江水很蓝,周围游客很多,很热闹。

接应了另外一个人以后,过来一艘小艇,将我们接上去,送我们来到岸上。阿依这时候还没跳,我看到咪子和泡泡在岸边等我。问我阿依呢,我说在后面,于是我们一起等阿依,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可怜的阿依同学被人从55米的高空推下来,以跳搂的姿势出场,途中多次掩面,不知道是不是让下面等候接应的师傅身上落了几滴雨点,虽然我们问她她也不承认.........

蹦极对于第一次玩儿的人,从决定去蹦,这个游戏就开始十渡同欣农家客栈了,你的心理状态的变化绝非通过其他游戏可以体验到的,值得一试。:)

  • 上一篇游记: 孔孔:勇敢的孔孔之历经生死十渡蹦极
  • 下一篇游记: 蔷薇之水:2007年8月十渡六人蹦极记